1. 
                    

                    危化品管理背後的博弈

                    日期:2017-05-11 / 人氣:0 / 來源:

                    隨著天津港“8.12”爆炸事故的一聲巨響,危化品管理成為一個受人關注的問題。

                      作為廣受關注的危化品管理這一系統工程,政府更傾向於加強物資和信息的集中管理。例如,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2013年11月印發《建立危險化學品集中管理體系若干意見》後提出了“1+7+N”的總體框架,即一個市危險化學品集中管理綜合調度指揮系統、七個部門監管信息平台、若干個企業自建信息平台。這被稱為北京市危化品集中管理的“互聯網+”。其他不少省市也進行了這方面的嘗試。但是在實施的過程當中,仍然存在著推動難、響應少等諸多問題。

                    真實數據獲取不易

                      對危化品的甄別、標識與登記,是整個危化品信息管控鏈條中的首要一步。然而,在天津港爆炸重大災難中暴露出,本應是日常管理的第一步卻在事故發生後的善後處置程序中才開始。8月19日起,救援部隊聯合指揮部救援人員進入核心區,對現場的集裝箱、危險化學品進行標識、清理處置。之所以工作量大,主要因為事故的肇禍企業天津瑞海物流公司儲存的危化品賬本不清,既沒有詳細名目也沒有數量等清單。因為事故的破壞性大,要精確鑒定危化品種類變得十分困難。

                      這反映的不僅是混亂的企業管理問題,而且是經濟問題。

                      市場經濟的核心在於交易雙方的決策自主權,大量涉及商業交易的信息如果被強制性收集整理,即便主觀上存在足夠的善意,也必然在客觀上造成對市場主體自主經營的相對干擾。那麼這些以“保護公共安全”為理由的監管,需要在什麼廣度與深度上進行,必然是一個博弈的過程,尤其是在現有市場監管體制發展不健全、多頭管理的情況下,更多是矛盾出現在大而全的頂層設計和小而碎的市場實際之間。

                      很多時候,小到一戶零售店,中到一個加油站,大到一家大型企業甚至一個央企的分支,即便面對審計署、監察部門都不會輕易提交自己真實的交易數據。因為這些基礎信息本身就承載著利益和財富。

                      危化品管理源頭不清

                      天津爆炸事故後的第八天,8月19日,天津市政府才首次明確現場危化品的總量,但依然沒有詳單,明顯地暴露出中國危化品管理的源頭不清問題。一方面是企業在事發當日儲存的危化品數量、種類無法准確說清。另一方面,政府相關部門掌握的企業登記數據,與實際情況有較大出入。這暴露出的是市場交易的主體資格、交易內容不合法不合規的問題,需要通過監管部門完善規章制度標准和加大執法力度來實現。

                      筆者以北京市危險化學品集中管理項目實施為例進行一下分析。北京石油交易所作為北京市危險化學品集中管理項目承辦單位承擔了大量的工作任務,涉及的內容、投入的人財物以及時間資源非常巨大,但是其中涉及交易的行為並不能產生明顯的經濟效益。這主要原因在於危化品管理本身是一項公益性高於經濟性的活動,或者說這項管理活動本身具有非常良好的外部性。而根據產業經濟學原理,同時兼具良好的外部性和內部經濟性的活動或者比較少,尤其表現在起步階段非常艱難。

                      例如,一個新的生態保護園就其項目開發來說不僅需要巨量的資金,而且需要較長的投資回收期,通過本身的生態產品銷售和生態旅游服務很難在較短時間收回成本,更難提到效益。可是,在周圍進行的房地產開發、農家樂卻會產生良好的經濟收益。同樣,作為危險化學品集中交易平台本身,可以為政府和社會提供寶貴的基礎信息,但是對於自身很難產生足夠的經濟效益。作為經濟效益驅動的企業來說,會在復雜漫長的實施過程中因為看不到項目的收益性而逐漸失去動力。

                      鑒於以上問題的存在,在危化品集中管理系統的建設過程中,決策層、監管層、實施層、市場層四個層次都有值得重視的工作。

                      確保持續的領導關注

                      北京市危化品集中管理體系建設工作協調小組項目成果的直接責任人,是以北京市安監局為代表的多個相關單位,責任是明確的,但往往在權力上很難有充分的保證,特別是跨部門的任務分派與工作協調,基本上除了“協商”外沒有更多有力的手段。在這樣的背景下,最需要的就是市一級高層領導的關注與支持。

                      這種關注和支持一定是基於項目成果的,即要讓高層領導從項目過程或項目結果中看到、體會到具體的成果,比如發現消除多少隱患,獲得多少重要企業的認可,突破哪些全新的管理領域,相較其他重要地區有哪些先進做法等等。只有明確的、可見的項目成果,例如《工作簡報》或外部宣傳,才能獲得高層領導持續的關注。

                      還以北京為例。7月6日,根據協調小組領導的批示,協調小組辦公室印發了《北京市危險化學品集中管理體系建設工作協調小組工作職責及議事規則》,進一步明確各成員單位工作內容及職責分工,為體系建設協調工作順利開展提供了基礎保障。落實以上文件精神,意味著解決部門間問題,組織上必須有常態化的合作形式,例如工業氣體的管理涉及安監局和市交通委運輸局,就需要建立固定的聯絡機構和責任人,及時出台相關的文件,以推動政策的執行。同時,加大執法力度,增加違法者的違法成本和僥幸心理,實現良好的制度執行。

                      給予充分的資源投入

                      從事故預防理論來看,管理措施重點集中在技術、教育、法制三個支柱方面。危化品集中管理體系的建設規劃階段也應該考慮到,這是一項包含以信息化為載體的軟硬件技術防範體系建設、以現代化傳播手段為載體的知識普及文化培育體系建設、以法律制度標准為載體的法制體系建設等方面的系統工程。這三個方面互為依賴和補充,對於資源的需求顯然既有統一又有矛盾衝突,意味著這個復雜系統工程的資源投入是巨大的。

                      建議相關單位和部門在項目規劃的初期進行資源測算時要進行全面的分析和考量,甚至可以借鑒“滴滴打車”等系統在進入初期的市場化推廣手段,以保證這項涉及安全穩定的工作能夠在盡可能短的時間內取得成效。同時,實施的單位和部門要充分考慮安全經濟學的要求,明確項目的邊界,提高效率,減少無效開發,努力追求效益、投資、收效相均衡的綜合結果。建議可以采取項目建設PPP模式,引入戰略投資者,爭取相關資源的充分投入,並同時設計合理的後期市場收益分享方式。

                      實施科學的宣傳教育

                      在我國對危險化學品的安全管理體系當中,承擔全面責任的是生產、儲存、經營、運輸危化品的企業。它們為數眾多,並且處於管理體系末端。從發達國家的管理實踐來看,它的主體管理責任是不能被政府所替代的。對它們深入普及危化品管理知識—尤其是強調集中交易管理的必要性、宣傳危化品管理政策、塑造安全管理文化等,是具有長期作用的。

                      在實踐中,可以根據相關企業的交易量進行數量級分類,對應進行不同層次內容的、強制與自願相結合的培訓宣傳(例如市場份額前十的大企業進行定期專業培訓,一般小企業進行准入培訓,普通利益相關方采取公益型視頻傳播形式)。從短期看,這些宣傳教育可以引導輿論持續關注危化品管理失缺的嚴重危害,加快項目建設各方推進的速度。從長期看,可以從根本上改良危化品管理的現實土壤,最終對於危化品管理涉及的公共安全問題發揮深遠的影響。

                      由於政治、經濟、社會等諸多因素的交織,整個集中管理體系的建設內容顯得異常的繁雜,推動起來顯得日益艱難。這更說明這項工作本身就是一個需要各方面齊抓共管的工作。


                    作者:


                    現在致電0531-86958388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

                    Go To Top 回頂部




                          1. AG88集团 AG亚游 AG亚游 AG集团 利来最老牌 918博客天堂 亚美集团 凯发k8.com 利来最老牌 918博天堂 ag环亚集团 恒峰集团